十年一觉扬州梦——FL.ZJ.篇

再说ZJ.,这个行业生命力顽强,一直存在,遭遇打击,但是总会复活,但是也从来没有非常兴盛,碾压其他,一家独大的时候,其亡不易,其兴也难。深究其原因,不过是快捷、便宜、简陋,时间快捷,10多20分钟搞定一单交易,周转很快;价钱便宜,最贵价也没到200元的,便宜的50~60元也有交易,负担不大,受众多;简陋包括从业条件简陋:不挑地点,钟点房、出租屋甚至车Z.、野战,各处可以“开工”,也包括从业资格低下,不挑脸蛋、身材、车龄.,只要是个女的(好像现在部分男的也有从事),定好价位,都有工开。因为简陋。所以可从事这行业的基数大,因为便宜、便捷,薄利但多销、周转又快,论起“赚快钱”,还真的没有多少及得上,隐蔽性又好,被转风险小,所以愿意从事人数多。但同样,这也限制了“行业标准”的整体提升,因为大多数“从业者”是没有强烈意愿花费成本(包括时间、金钱)提升自己和FW.的。

不好意思,啰嗦了很多。那说说我经历过的几个很有特点的ZJ.,ZJ.FW.也就那样,快餐解渴而已,不过也有一些区别其他的。

1.沙太路犀牛角村的,派出所右手边的那条巷子,有一个30多s.的轻熟,皮肤好、Β0大、白净,腿长,整体显年轻,样子很良家,可惜腰粗一点,80元价格可谓实惠,Z.起来下路.会自动夹,不是刻意搜索,完全是无意识自己夹的,因为专门试过故意和她说话,她一边回答,下路.一边夹个不停(如果刻意,会结巴或者不会夹了),可惜知道的完了,年25才找的,找不到两次,人就回家了,没有再回来。

2.天平架一条城中村小巷,3、5个ZJ.,有一个不常做,只有在赌输或者有兴致时肩职,27、28s.,湖北的,皮肤嫩滑、长腿,脸耐看,80一次,会玩也愿意玩,任意换ZS.,RJ,只是不KB和爆肛,当时最喜欢让她C.上高跟佬汉退车,而且喜欢喝人谈天,Z.完了bao.着谈上半个小时没问题,有半年时间玩了二十几次,也是后来搬走了。